首页 历史军事 国姓窃明

第203章 连自己人都看不透国姓爷

国姓窃明 浙东匹夫 4689 2022-11-23 19:19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数日的行军旅途倏忽而过,刘国能和袁时中的部下,也在渐渐潜移默化被朱树人笼络改造,重塑心性。

  上上下下从军官到士兵,越来越多的将士打心底里真切认识到:这位国姓爷跟往常看不起农民军出身的文官是真不一样,也绝没有狗文人的假酸文醋,从来都是一碗水文武端平。

  部队后续过巫峡、经巫县时,国姓爷的举止言行也是一样亲民,体恤下属。

  能骑马射猎减轻战船负重,就尽量减少纤夫的负担。甚至打来的猎物,还分了一些给拉纤过程中因为意外事故而受伤的纤夫百姓。

  有纤绳崩断弹飞把纤夫砸出外伤的,国姓爷还拿出作为军中医疗补给物资的脱脂棉纱布绷带,由军医给受伤纤夫包扎,把当地百姓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这一切,在两日后,大军继续通过长江三峡中最西边也是最险峻的瞿塘峡、即将进入四川地界时,却戛然而止了。

  这一次,朱树人就是大大咧咧坐在船上,也没下船骑马,就硬让四川民夫拉纤。

  明明瞿塘峡号称“天开一线,峡张一门”,为三峡雄峻之最,两岸很多地方都是峭壁,左岸赤甲山和右岸白盐山的最高峰,都能高出长江江面五百丈。

  朱树人却在如此险峻之地,摆足了官老爷的架子,一点面子都不给。

  而此地负责给官军拉纤的纤夫,也已经从湖广百姓,变成了四川百姓。毕竟瞿塘峡周边已经是四川地界,行政区划上属于夔州府。

  四川百姓原本并不了解这位外省抚台、刚被陛下赐爵的国姓爷,也从未受过这位国姓爷哪怕一丝一毫的恩惠仁政。

  要不是驻防本地数年的石柱总兵秦良玉秦老将军深得人心,四川百姓是绝对不会真心真意给这种作威作福的外地人卖命的。

  拉过瞿塘峡后,朱树人给本地纤夫的粮食酬劳,也只是公事公办,并不见得优厚。

  秦良玉在本地镇守时,数年中也多有动用纤夫的需求,四川官军定下的工钱,一般是拉过瞿塘峡的十五里路程,每人给三升稻谷,按带糠皮的算,不是脱壳精磨的白米。

  朱树人也照例只给每人三升,但却换成了包米粒儿。

  按说玉米粒可以直接吃,不用再脱壳,能省掉一道米糠的损耗,算是惠民了。

  但玉米粒也粗大,而升斗恰恰是体积计量工具而非称重计量工具,一斗玉米中掺杂稻谷,熘熘缝儿都能再熘进去一两升,算体积就比算重量亏很多。

  最后纤夫们拿到的口粮可食用部分根本没变多,还亏掉了荒年人也能吃的米糠,玉米的水分还大,热量饱腹感都不如稻米,一时间怨声载道。

  当天就有不少流言,从民夫当中传出:“听说了么!这个外来的湖广巡抚,什么国姓爷的,听说在湖广倒是很厉害,打得张献忠李自成都不敢再去湖广。

  但这家伙总把兵灾往自己辖区外面撵!驱而不击!就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捞好处,净祸祸邻省了!”

  “就是,要不是他们湖广人把张献忠赶到咱四川,咱四川原本好好的,能遭这种罪?听说皇上就是觉得这人专横揽权,只为自己的地盘捞好处,就不让他升总督兼管四川,另派了一个姓方的巡抚来!这‘国姓爷’就不肯好好出力了!”

  “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老!那帮湖北老真特么奸猾不是人!把煞星都转到咱四川地界上!还不好好出力灭贼!”

  朱树人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一时的流言。

  刘国能袁时中都是武将,不敢说什么,

  最后还是朱树人的幕僚顾炎武,忍不住当了一把老实人,就如鲁肃劝周瑜劝诸葛似的,说道:

  “大人明明一贯爱民如子,体恤士卒,为何一入川,便要如此自毁名声?哪怕是为了用计让流贼轻敌,也有些过了,人心易散不易收啊。如果这夔州府的一方百姓,再生出异心来,恐怕要误了大事。”

  朱树人原本也不想回应这种质疑,但私下里关起门来还是能说两句的,他也相信顾炎武对外能守口如瓶,分得清场合。

  朱树人这才好整以暇地解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夔州府如今还能有多少心怀桀骜的百姓?但凡对官府不满,又有点胆子的,半个多月前,张献忠破重庆时,屠城而派粮给周边各县,扩军招募,心狠的百姓早就去投军了。

  能剩下混口饭吃,给秦总兵当纤夫的,都是老实人——当然我也不是欺负老实人,这就十天半个月的工夫,迟早会真相大白的,到时候,我再加倍给他们恩惠便是。

  如果一点委屈都受不得,今天少拿了一升米,明天就要立刻去从贼,那咱也拦不住。这不是老实不老实的问题,是没常性,只能随他们了。”

  顾炎武听了,觉得也有道理,他只知道道德文章,政治哲学,论计谋是不在行的。既然东翁智珠在握,都想到了,肯定能应付。

  ……

  朱树人抵达奉节的当天,已经很晚了,因为赶路疲惫,也就没有召见当地官员。

  第二天,腊月十五一早,他才升帐点将。夔州府本地的官员将领,也都来拜见。

  为首的,是个年近七旬、须发皆白、拄着枪杆当拐杖的老妇,但还照样身上穿了简单的棉甲,只是没有内衬铁札,只有纯棉,防御力估计会大打折扣。

  老妇背后,还有几个顶盔掼甲的官军正牌将领,也有几个只是包扎了头巾的地方乡勇团练头目。

  朱树人只一眼,就意识到这个老妇,便是大名鼎鼎的石柱总兵秦良玉了。秦良玉今年确切的年龄,是周岁六十八,说七旬也大差不差了。

  本着尊老的美德,朱树人还是亲自下阶出迎,并且老远就高喊明示,请秦良玉免礼。

  “秦老将军公忠体国,戎马一生,便是须眉男子,也常叹服惭愧,本官虽忝居高位,岂敢在前辈面前无礼,快给秦老将军赐座。”

  秦良玉右手拄着枪杆,左手在右手握枪杆的位置上虚扶了一下,便算是抱拳了:

  “沉抚台天下诤臣,文武双全,老妇在蜀中,也早有耳闻。此前更是有赖您义薄云天,派出张道台以湖广偏师助守,才保得夔州不失,老妇人便是为了夔州百姓,也该给沉抚台行这大礼。”

  秦良玉刚说完,旁边的顾炎武就开口纠正:“秦老将军或许还不知道吧,陛下已经赐抚台国姓,封克虏伯。以后要称朱抚台,或者就称国姓爷。”

  秦良玉连忙改口:“多有失礼,望国姓爷海涵!”

  而另一边,朱树人抬手示意幕僚不必多言,然后就亲自扶着秦良玉坐下:“不知者不怪嘛,秦老将军客气了,您这番心意本官已领,还是坐下回话吧。”

  他让人赐的座还不是那种低矮的小马扎,而是有靠背的正常硬木椅子,也免得坐下的人还得蹲得很低,对膝盖不好。

  秦良玉看在眼中,也是对这位新来助战的国姓爷,感官愈发迷惑了。

  昨天她就从属下得知,给朝廷援军拉纤的纤夫营多有怨言,还传出了一些不好的话,

  都说对方原本对川民仁善、让张煌言来增援时各种自带军粮,那都是以为皇帝会让他兼抚四川,这才演出来的。

  后来得知皇帝不让他兼抚四川,四川不是他自己的地盘后,就懒得演了。

  这些话,秦良玉当时就不太信,就约束部下别乱传,管好自己的嘴,做好自己的事儿。

  现在看来,流言也未必属实,而且流言传得那么快,说不定是张献忠狗贼的离间计!至少也是张献忠的人为了破坏官军的团结,打击官军的士气,才这么干的吧!

  秦良玉可是太清楚,张献忠这厮在民间穷人当中以小恩小惠收买人心细作的本事有多可怕了。

  她也完全知道,哪怕是自己的石柱白杆兵驻地,有多少给军队提供后勤杂务的百姓民夫,会是被张献忠渗透的细作。

  这不是秦良玉治军不严,而是张献忠能做到如此高位,自然有其本事。而裹挟诱导穷人帮他做事,就是张献忠最大的一项本事。

  不然也不可能每次被打到只剩几万人,稍微破一个大城市、屠城抢劫完后,分给周边穷县的穷人,就又拉起十几万炮灰部队了。

  秦良玉心中芥蒂稍稍卸去之后,她也连忙帮着朱树人介绍夔州本地将领,朱树人也一一见过。

  跟在秦良玉身后最近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壮汉,满面虬髯,也是她的儿子马祥麟,朱树人一听,就热切地握着他的手寒暄:

  “马将军忠义之名,本官在湖广也早有耳闻。你们满门忠义,男女俱勤于国难,着实难得。”

  历史上马祥麟在这一年时,应该是刚死,就死在襄阳守城战中。

  但现在,显然是朱树人的蝴蝶效应救了他。都崇祯十五年腊月了,马祥麟还生龙活虎,也一直没出川。

  连带着白杆兵第二次重建后的主力,也因为一系列蝴蝶效应,并未伤筋动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