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三百零八章:臣不密则失身

我的姐夫是太子 上山打老虎额 10975 2022-11-21 19:26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张安世近前一看,眼前一亮。

  这是……

  张安世心里怦然心动,忍不住抿抿精。

  可能真的要发大财了。

  张安世眼睛发直,徐徐上前道:“这些……也是从那儿带来的?”

  邓健道:“是,当初但凡是见当地土人吃用的东西,便一并将它们的种子带回来了,其他的作物倒还好,唯独这东西……”

  张安世走得更近,眼睛眯着,道:“这东西,怎么样?”

  邓健皱了皱眉道·“这东西,我让人尝过,可是……却发现不能食用。”

  张安世道.“当然不能食用,这东西可不能乱吃的。你种植了多少?”

  “种植了不少。”邓健道:“这东西好养活,不过为了冬日培植,所以……照着你的方法,用了暖室来培植,这里足足就有一百多亩地种植这个。”

  张安世点头道:“我进去好哈瞧一瞧,对了,再来一点人,给我采摘。”

  邓健狐疑道:“这东西,好像不能吃。”

  “我自然知道,采摘了便是,将它的叶子都采摘下来,而后照我方法做。”

  几日之后,张安世便让人在这农庄之中,搭建了一个烤房。

  里头设有烘烤的管道,炉子则设在室外,一片片叶子,置入烤房,直到这叶子变黄为止。

  而后再经过处理,让人将这叶子切丝。

  张安世又让人取了一张卷纸,将这切丝的叶子一卷。

  邓健在一旁,奇怪地看着张安世。

  张安世笑了笑道.“取火来。”

  一旁也好奇地站着的蹇英,便忙取了火种来。

  张安世将这卷纸卷起的叶子一头放在嘴里,一头对着火种,一吸,随即便是觉得一股眩晕的感觉。

  “醉烟了。”张安世拼命咳嗽。

  邓健吓了一跳,连忙给张安世轻轻地拍了怕后背,关切地道:“怎么了,怎么了”

  张安世忙摇头:“没,没什么。他娘的……”

  随即,张安世喷吐出一口烟气。

  他这具身体,没有吸过这玩意,反应颇大啊!

  张安世第二次很小心,只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也不急着入喉,只一丝丝地吸进去,前世那熟悉的感觉,才稍稍有了一些。

  手里依旧还刁着手卷烟,张安世叹了口气道:“这可不是好东西,有害健康的。”

  邓健:“.”

  张安世随即落座,对蹇英道.“取一副茶我。”

  蹇英慌忙去了。

  邓健终于忍不住道:“这是什么?”

  “烟,你种的那东西,是烟叶。”张安世不瞒邓健。

  邓健道:“有毒?”

  张安世想了想,还是如实道.“算是有吧。”

  邓健色变:“那你还……”

  张安世苦笑,这玩意确实有害健康,容易引发癌症。

  不过……话说这个时代有癌症吗?

  理论上而言,在这个人均寿命只有三四十的年代,应该九成九的人,还没有等到癌症出现,就已经寿终正寝了。

  所以……理论上而言,这应该也不算有害健康吧。

  于是张安世道:“其实也没有这么毒,可能会短寿几年。”

  邓健听罢,脸色又微微变了。

  “当然,前提是你活得够长。可话又说回来,喝酒也会短寿,这东西和酒水差不多。”

  邓健这才脸色稍稍缓和。

  “总而言之,害我就好了,你别碰这东西。”张安世道。

  邓健苦着脸道:“此等害人之物,早知道就不带回来了。”

  “这也不对。”张安世摇头道:“话不可这样的说,我宁愿大家吸这个,也不愿人人饮酒。这个东西……是用叶子做的,而且不占用太多的耕地,而那酒水,却是粮食酿成的,占用的耕地极大。”

  “总而言之,你继续给我扩种,能种多少就种多少,还有你那摘下来的叶子,都这样的处理。”

  邓健便道.“用来做什么?”

  “做买卖。”张安世不瞒邓健,接着道.“好了,我带一批烟叶回去,你好生地继续培种育苗,到时我有大用。”

  邓健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点了点头。

  如今,他对张安世是绝对信任的,更别说,他素来对这个自己带大的孩子,就有种本能的溺爱。

  张安世随即,便兴冲冲地往紫禁城去。

  紫禁城中,朱棣高坐。

  杨荣、胡广、金幼孜、夏原吉、金忠以及刑部尚书金纯等人齐聚于此,却一个个脸色极不好看。

  朱棣眉一沉:“这是当真吗?”

  “是!”户部尚书夏原吉苦笑道:“从永乐四年开始,福建便开始大疫,一直难以根除。福建布政使司连番奏报,可……迄今为止……”

  杨荣是福建人,对于此事,他是最清楚的,福建所爆发的乃是鼠疫。

  他朝朱棣叹了口气,道:“尤其是建宁、延平两府,最是严重。迄今朝廷有记录的,民死达三十七万之众。”

  朱棣越发的焦虑,这些奏报,其实他都看过,也早已一次次地下旨下去,让地方想尽办法,根绝此疫。

  可实际情况并不容乐观。

  尤其是当下……更加不乐观了。

  胡广愁眉苦脸地道:“陛下,就在昨日,在应天府,有人发现一户人家暴毙而亡,仟作去查验时,其症状与福建之疫一般无二。应天府派人查访,才知此人……此前曾乘船自福建回京不久……”

  朱棣皱眉道:“从福建至京城,这样的距离,只怕半途就已暴毙,何来现今才出问题?”

  胡广道:“最大的可能就是……那船中有死鼠,是在半途才染上的。”

  朱棣深深地看了一眼胡广:“那你的意思是……这京城……只怕也要爆发鼠疫了”

  福建那边,虽然断断续续地发生鼠疫,尤其是在明初的时期。

  可福建毕竟人口稠密之处较少,而且福建多山,鼠疫不易传开。

  可若是出现在南京城,就完全不同了,整个南直隶,可是有数百万的军民百姓。

  朱棣凝视着胡广,继续道:“是否有侥幸的可能?”

  “臣已让应天府密切关注了。”胡广忧心忡忡地道:“只是希望,不要出问题才好。”

  朱棣沉着眉,道·“此事,先不要传开……”

  朱棣顿了顿,又道:“如若不然,只怕要教军民百姓们受惊。一旦人心惶惶,反而要出大事。”

  66曰55人巨。

  几个阁臣和尚书都点了点头,不约而同地露出担心的样子。

  可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过对于鼠疫,他们却是了解的,此疫自南宋年间就有记载,严重的时候,可能造成十室九空。

  元末明初的时候,因为连年的战乱,所以鼠疫十分的猖獗,危害也是极大,只是一时之间,也难有什么根除之法。

  不过好在这个时代,交通不便,鼠疫只滋扰一个区域,很难传播开。

  可若是到了南京,就不太好说了,毕竟是都城,且又是人口稠密的区域,一旦出事,不是闹着玩的。

  且这鼠疫,可不管你是达官贵人,还是寻常百姓,一旦爆发,必然毫无差别的死伤无数。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在这片大陆的另一端,鼠疫正在肆虐,直接造成了五千万人口的伤亡,这便是后世大名鼎鼎的黑死病。

  而这鼠疫,也是明朝灭亡的原因之一,明灭亡时,因为小冰河期大面积的粮食减产,流民四起,大量的人口流动,再加上许多人饥谨而饿死,导致了鼠疫最终传导到了京城,整个京城的情况惨不忍睹。

  历来对于此疫,朝廷都是束手无策,而眼下一旦传到了京城,可能情况更为糟糕。

  朱棣皱起的眉头久久无法舒展,他似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幽幽幽地道:“想办法从北地,多调拨粮食至江浙、京城一带,防范于未然,除此之外……加强京城内外的防备。”

  他说着,眉头却是皱得更深,此时他有些担心徐皇后,还有孙儿的安危了。

  “那个医官……叫什么来着?”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朱棣正待要说,却在此时,有宦官匆匆进来道·“陛下,威国公求见。”

  “快宣。”

  张安世兴冲冲地走进来,他手里还夹着一根烟,颇为碍瑟的模样。

  可此时一进殿,顿时感觉到了情况不对,便立即毫不犹豫地用袖子将烟藏起来,转而毕恭毕敬的样子,作势要行礼。

  朱棣摆手道:“不要多礼了,张卿家,你的袖子怎么还冒烟?”

  张安世低头一看,却见袅袅青烟自袖里翻腾出来,便慌忙将烟掐灭,道:“臣……弄了一个小玩意……”他立即移开话题,道:“陛下……是正在议政吗?那臣待会儿……”

  “不必,你就在此。”朱棣凝视着张安世道:“福建鼠疫之事,你可知道?”

  张安世不免苦笑,这事他当然知道,已经闹了几年了。

  可即便是他,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

  鼠疫的本质,是通过老鼠身上的跳蚤来传播的。

  其实要防治,也不是不可能,比如想尽办法的灭鼠,同时保持整洁卫生,至少……就能缓解一些鼠疫。

  可实际上,这根本不可能,在这个人均饿肚皮,且污水横流,绝大多数人都住茅草屋的时代,所谓的灭鼠和消灭跳蚤,简直就是笑话。

  好在这福建的鼠疫,一直因为交通条件的限制,没有传开。

  张安世道.“陛下,臣略有耳闻。”

  朱棣继续盯着张安世道:“现在京城,也出现了鼠疫的迹象。”

  听闻鼠疫传至京城,张安世也不禁色变……

  很显然……历史上只是在福建传播的鼠疫,出现了偏差,传至京城的原因……极有可能就是……商人的往来,比之从前更频繁,这可能加剧了鼠疫的传播。

  朱棣看着张安世,眼中明显地显出几分期盼,接着道:“张卿擅长治病,可有解决之道吗?”

  张安世为难地道·“臣愚钝,对染鼠疫者,也是无计可施。”

  朱棣露出失望之色。

  其实他也清楚,若是能治,张安世只怕早就兴冲冲地去治了,又何至于放任福建的情况发生?

  想了想,张安世道:“不过臣……倒是想到了一个可能能够防治的方法。”

  朱棣眼眸微微张大了一些,诧异道:“你为何不早说?”

  “臣只能尽力而为,其实臣也拿不准。”张安世迟疑地道:“臣希望,在建宁府……试一试看。”

  如今君臣们也是无计可施,此时有人肯出来做一些尝试,莫说这人是张安世,即便是张三李四,也必定同意。

  朱棣道:“需要人手吗?”

  张安世摇头:“臣让锦衣卫来负责此事即可。”

  “好。”朱棣道·“朕给你一切便利,若是当真有奇效,便是活人无数,是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即倒。”

  朱棣目光炯炯地道:“这件事,你自管去办。”

  接着又对众学士和尚书道:“此事……不可轻易传出去,决不可泄露。”

  “遵旨。”

  张安世这时也急了,陛下说了,京城也出现了鼠疫的迹象。

  他的一家老小,可都在京城呢!一旦染了鼠疫,一切的努力便白费了。

  从前,他是不指望能防治福建的鼠疫的,可是现在……他却终于有了一个办法。

  于是连忙让人召了陈礼来。

  他深深地看着陈礼,道:“有一件事,需去福建,事关重大,需要肯用命的人。”

  陈礼想都没想,就立即道:“让卑下的侄儿去吧,这个小子,还算堪用。”

  他的侄子陈道文,上一次立了大功,如今已是千户了。

  张安世对陈道文是有印象的,还觉得那家伙办事很不错。

  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上司,于是很是实在地道:“福建那边的情况,你知道吗?那里染了鼠疫。”

  陈礼脸色微微一变,却还是道:“道文这个小子,反正去岁生了一个儿子了,卑下和他的今日,是公爷您给的,只要陈家后继有人,也没什么牵挂的。若是公爷不放心,卑下和陈道文一块儿去。”

  见陈礼这般,张安世摇头:“你年岁大了,不要轻易冒险,就让陈道文去吧,放心,我自有办法。”

  照例,又是叫陈道文来,坐下一道吃饭,而后说清楚了情况。

  陈道文倒是没什么犹豫,应承下来,照着张安世的吩咐,休息了一夜,到了次日,一辆马车驮载着一车货物,他带着点选的十几个校尉,便出发了。

  张安世随即下令,开始在栖霞和三县开始加大垃圾的清扫,并且想办法让人填平水洼,同时修书至南直隶各府,教他们也加紧办理。

  可就在此时。

  一封书信,送到了宁国府。

  “恩府……”

  吴欢匆匆地将一封书信交到了蹇义的手里。

  蹇义抬头看了吴欢一眼,道.“何事?”

  “朝中来了一封书信。”

  蹇义一脸疑窦,因为吴欢的样子,显得很小心翼翼。

  若是寻常的书信,本不必如此。

  蹇义点点头,接过了书信,只看了一眼,随即将书信搁下,抬头凝望着吴欢道:“京城要出事了。”

  吴欢皱眉忧心道.“出事?”

  蹇义道:“鼠疫即将要爆发。”

  吴欢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就道:“若如此……那可了不得?恩府,我们要早做打算,未雨绸缪啊。”

  蹇义摇头道:“不能作打算,陛下严令,不得泄露,这一封书信送来,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了。”

  吴欢下意识地道.“却不知是谁……”

  话在这里突然断了,他没有继续问下去,似乎觉得问下去不合适,转而道:“既如此,恩府,现在该如何打算?”

  蹇义眯着眼:“筹措粮食,才可有备无患。你想办法,再找士绅。”

  吴欢不由为难地道:“前些日子,为了安置流民。就求爷爷告奶奶才得了三万石粮,现在……真的挤不出来了。大家都在抱怨,说是日子过不下去了。”

  蹇义有些愤怒,怒道:“太平府只靠税赋,就得了四五倍之于从前的粮赋。宁国府下设七县,耕地是太平府的一倍以上,却如何三万石粮,还需求告?”

  吴欢道:“张安世那是横征暴敛,惹得天怒人怨,可是恩府,此等君子不齿之事,恩府若是为之,必为百姓所不齿啊。”

  蹇义一下子清醒过来,他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吴欢说的对。

  于是深吸一口气,才道:“哎……罢了,想想办法吧,无论如何,教各县筹措一些粮。”

  吴欢只好道:“是,学生这便去斡旋一二。”

  朱棣严令保密,可一日不到的功夫,京城里便传出了消息,鼠疫出现了。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于是开始流言四起,最先开始的,是一些富户逃亡。

  张安世一大清早,便又被叫到了宫中。

  朱棣此时,正大发雷霆。

  张安世入殿的时候,朱棣破口大骂:“朕是如何说的?此为绝密,便是要防范人心浮动!可是这才多久?全京城便都知道了。”

  张安世环顾四周,便见这殿中,还是昨日的那些大臣。

  只见朱棣又道:“是谁走漏了消息,置江山社稷于不顾?现如今,莫说是鼠疫要害人性命,单这人心惶惶,就不知要教多少人被害死。”

  朱棣显然是气的不轻。

  毕竟这是亲口交代的事,可转眼之间,消息就传出,而且有鼻子有眼。

  朱棣扫过每一个人,心里思咐着可能传出消息的人。

  他冷笑道.“查,彻查,今日不查出,朕决不轻饶。”

  杨荣此时倒是镇定了,思绪清晰地道:“陛下,事已至此,眼下该想办法安民才是。何况若是百姓四处逃亡,若他们也带有鼠疫,那么临近各府县,也都可能要遭殃了。”

  朱棣深吸一口气,努力将心头的怒气压下了几分,才沉声道:“现在安民,还有何用?这出城的人,已是络绎不绝。可此等大疫,又能逃到哪里去?只是朕万万没料想到,消息竟是这么快就走漏。朕再三嘱咐,却还是泄露了出去。你们不都是圣人门下吗?莫非没有听说过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这样的话?”

  “陛下,臣等万死。”

  朱棣那好不容易压下的一点人气,又腾腾地烧了起来。

  他已是急得跳脚,审时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掠过。

  “今日不查出,谁也别想出殿。”他大喝一声,才又落座,目光看向刚刚进来的张安世道:“张卿,你来查。”

  “是。”张安世定定神。

  他深吸了一口气,环顾了四周,他很清楚,在座的每一个大臣,几乎都是朝中重臣,而且陛下急着今日就要知道结果,若是他一时不慎,冤枉了人,便要糟糕。

  于是他道.“陛下,臣希望……调取一些外头流言蜚语的讯息。”

  朱棣道:“不必你去调取,亦失哈,你拿给他。”

  亦失哈点头,随即取了一张奏报,送到了张安世面前。

  他朝张安世笑了笑道:“这是东厂从外头采来的一些讯息,虽是杂乱无章,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奴婢……也仔细看过了,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

  张安世点点头,低头看奏报,紧接着,皱眉起来。

  里头的信息果然很杂,而且真真假假的消息都有,有些是有鼻子有眼的,有些是故意夸大的,也有的……消息更为准确。

  张安世仔细翻阅了几次,才抬头道:“陛下,臣敢断言,这个消息……是从宁国府开始传出的。”

  朱棣一愣。

  杨荣等人,也都狐疑都看着张安世。

  胡广忍不住道:“威国公,你要查仔细。”

  那刑部尚书金纯脸色微变:“是啊,此事关系重大,岂可只通过只言片语,就如此断言,若弄错了,是要出大祸的。”

  张安世不客气地看了一眼金纯,便道:“我这样说,自然有我的道理,金部堂就不必好意提醒了。”

  朱棣其实本以为,这事未必能查出来,之所以暴跳如雷的要立即查出,其实也是怒极之下的口不择言而已。

  可哪里想到,张安世这家伙,竟是片刻功夫,就似乎已有了主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