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弹幕说,我是游戏里的最终反派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该逃跑的,从来都不会是我

  

  林恩的猜测,不无道理。

  在一般情况下,就算是梦境,也得依靠人脑以现实认知为基础,再进行幻想展开。

  这代表着,无论是处于梦境还是幻境当中,都一定会有地方与现实进行交互。

  然而,这里除开地域划分与建筑模样之外,人文,社会,都和真正的现实世界相差甚远。

  贵族与平民共存虽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那绝对只是极少数的情况,要将整座城市都变化成这副模样,只可能存在于虚无票面的传说当中。

  在夏洛特说出自己遇到的问题之前,林恩总有种站在空中楼阁上的感觉。

  这个世界很虚浮,一点儿也不真实。

  不真实到,让他这位「外来者」光是走在大街上,都隐约能察觉到这方世界对于自己的排斥。

  但在夏洛特的问题出现之后,林恩就好像落在了地上。

  这一刻,他切实地察觉到,存在于此的夏洛特,似乎并不是幻觉,而是真正的夏洛特。

  只是,林恩所认识的那个小公主,在此方幻境当中,被莫名的东西压制住了。

  不过压制并不是抹除,在某些时候,夏洛特深入潜意识当中的思想,仍会时不时跳出来,影响「幻境夏洛特」的行动方式。

  而如果夏洛特是真的,那么,其他人,会不会也是真的呢?

  林恩微微眯眼。

  「玩的真大啊。」

  他的低声喃喃没人听清内容,但在这安静的房间当中,还是模糊不清的声音仍引起了其他两人的注意。

  夏洛特偏过头,关切问道:「怎么了林恩?」

  林恩摇摇头:「没事,只是想了一些事情。」

  「想了一些事」夏洛特张张嘴,欲言又止。

  若是换做林恩认识的那个夏洛特,这时,她必会收敛起自己的话头,不再多言。

  可她不是。

  「之前我就感觉,你的心情好像有点不太好的样。」夏洛特小声说,「是不是最近压力有点太大了。」

  「毕竟那么久了,你好像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林恩笑了笑,说:「如果是指身体上的休息的话,我一直有好好调节。」

  「但你现在显然是心理状态有些拥堵的模样。」这句话是安东尼医生说的。

  「要是不介意,可以和我说说。」安东尼医生乐呵呵地笑着,「为后辈们排忧解难,也是老夫乐于去做的事情。」

  林恩还想拒绝,忽的脑海当中灵光一闪。

  思忖片刻,他抬起头,微笑着说。

  「那就麻烦您了。」

  「太客气了。」安东尼医生摆摆手,说,「所以,孩子,你是遇上了什么问题?」

  林恩淡淡笑着:「在那之前,我想先请教您一件事。」

  「您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呢?」

  「.」

  安东尼医生似乎是没想到对方开口就是如此宏大的问题,愣了一下,又很快恢复正常。

  「你可真是个有着理想与抱负的小家伙。」他和蔼地笑着,旋即正色道,「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我所希望的世界。」

  「为何?」

  安东尼医生没有立即回答,缓缓站起,走到窗前,伸手推开玻璃窗,而后,手指向街上的行人。

  天空之上云淡风轻,阳光明媚街头巷尾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阳光正好的日子,大家的脸上的洋溢着的笑容也更灿烂了几分。

  「现在,还需要我用语言多做说明吗?」

  「有谁,会不喜欢世界和平呢

  ?」他捋着胡子,哈哈大笑。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的话,确实如此,只不过」林恩笑吟吟道,「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对周围的人,施以好意。」

  「这是理智上的选择,还是情感上的认可?」

  「理智还是情感.」

  安东尼医生捋着胡子的手微微顿住,本就皱皱巴巴的眉宇也愈发紧张,良久没有出声。

  似乎,这个问题把他难倒了。

  半晌之后,他才缓缓开口:「无论是从理智还是情感上出发,他们都会这样做。」

  「因为,这是正确的选择。」

  「正确?抱歉,我还是不太明白这个词的具体含义。」林恩平静地说,「要是搭配着相应的事件进行说明的话,我觉得,我应该可以更好地进行理解。」

  安东尼医生叹了口气,说:「孩子,虽然这份眼见为实的想法是不错,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把锁都有能打开的钥匙,同样,不一定所有的事,都有着正确答案——或许有,但是,原谅我的知识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所以没办法向你解释清楚。」

  「没关系。」林恩轻笑道,「我们魔法师,讲究的向来不是抄写答案,用双手做证明我们想证明的东西,才是我们更乐于去做的事情。」

  安东尼医生一怔:「你」

  林恩忽地话锋一转:「先生,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安东尼医生说,「如果不是特别奇怪的要求,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自然不会。」林恩说,「我只是,想借用一些您的名字,来帮我完成寻找答案的诉求。」

  「名字?」

  安东尼医生立刻警觉了起来。

  到了他这个地步,名字,可是一种很大的资产。

  外面哪家诊所要是挂上了他的名,就算只是传出他曾教过这里的医生的传言,都能给那家诊所带来极大的收益。

  这种东西,可不是能轻易说给就给的。

  「先生,请您放心。」林恩说,「我只是暂时借用一些,而且,说不定还能帮你一把。」

  「帮?」

  这下,不仅是安东尼医生了,连夏洛特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

  他到底,想干嘛?

  林恩仍没有正面回复,只问询道:「先生,下面等候的人群当中,有不少是重病患者吧?」

  安东尼医生点点头:「是。」

  想来也是,作为卡塔莱纳中最有名望的医生,他的义诊,自然不可能全是感冒之类的小打小闹。

  说不定,许多在诊所里被判了死刑的人,就指望着安东尼的医生,从死神那里逃过一劫呢。

  「那就好。」林恩淡淡笑着,「请随我来吧。」

  说完,他便径直走向门口。

  安东尼医生与夏洛特对视一眼,随后皆带着疑惑跟上林恩。

  「哒哒哒——」

  安静的大厅中忽地响起脚步。

  如此异样,自然在众人之中激起层层涟漪。

  他们抬起麻木的脸庞,首先注意到的,自然是那落在后头的老人。

  「安东尼医生!」

  有人喊了一声,旋即大厅当中所有人忽地纷纷起立,向其鞠躬。

  安东尼医生忙摆手,示意他们坐下,旋即看向停下脚步的林恩。

  「你,到底要干什么?」

  林恩只笑笑,没有回答安东尼医生的话。

  他抬眼环视众人:「各位。」

  听到呼喊,在场所有患者终于把目光从安东尼医生身上抽离,转而放在林恩身

  上。

  「想来,大家在这儿呆的,可能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

  「所以,大家是摇号排队的?」

  「是摇号。」有人应道。

  「这怎么行。」林恩严肃道,「事有轻重缓急,病症也是,如果在排队期间,有些病症比较重的人因为等待时间过长而去世,怎么办?」

  「大家说,咱们是不是得改变点什么?」

  患者们被林恩问住了。

  他们茫然地环顾四周,见有人点头,也跟着点头。

  「是是是。」

  「我认为,您说的对。」

  「确实是正确的。」

  「所以啊。」林恩拉长了音调,「为了解决这个现象,安东尼医生决定,接下来,先给一些病症比较严重的患者进行看诊。」

  安东尼医生听到这话,脸色一变,然而还没等他先开口,下面却忽然闹腾了起来。

  「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可以临阵变卦?我都等了这么久了,马上就轮到我了!」

  「就是就是!!」

  林恩笑容不减:「大家,你们刚刚不是答应地好好地吗?」

  「答应的事就得做到,这可是最「正确」的行为方式,不是吗?」

  原本尚有喧闹的大厅忽地静了下来。

  在场众人,脸上原本麻木的神色,忽地变得扭曲了起来。

  扭曲之中,绝大部分人脸上忽的露出了个极为惊悚的笑容。

  「确实如此。」

  「我们答应了,就得做到。」

  「让病重的人先排吧。」

  「这就对了。」林恩意味深长地说,「所以,谁,病得比较重?」

  所有的患者听到这个问题,顿时一愣,旋即将目光望向安东尼医生。

  安东尼医生刚要说话,林恩却抢先一步打断了他。

  「先生,请不要开口。」

  「您刚刚答应了我的请求,而这是我的证明方式的一步,所以。」他偏头看向安东尼医生,「您会帮我的,对吧?」

  「我」

  安东尼医生原本温和的表情再也不见,所剩的,尽是略带苦痛的挣扎。

  几个呼吸之后,他的脸色又再度归于平静。

  「我会帮你。」他说。

  「谢谢。」

  林恩重新把视线转会患者们身上,轻笑道:「病症是轻是重,我想,有着切身体验的各位,应当是最清楚的。」

  「所以,接下来,请大家自行排队吧。」

  当这句话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众人并没有直接行动。

  他们不是不想行动,而是暂时还没反应过来。

  在有一人起身之后,大厅当中便像下课的教室那般,纷纷朝着楼梯的位置开始排队。

  并且,同样吵闹。

  「你在这儿干嘛?你不就是小感冒吗?我可是肺部感染,我才该排前面!」

  「感染?抱歉,我是X病,又能致死,又有传染性,你们都给我往后稍稍。」

  「都给我让开!我才是该在前面的!」

  「哥,我给你钱,让我站这儿好吗?我.咳咳」

  「谁要你的臭钱,给我滚!老子就要站前面!」

  「我才是!!」

  「我!!!」

  很难想象,一个方才还安静祥和的大厅,因为短短的几句话,便让世间所有丑恶汇集于此。

  正此时,大厅当中忽然爆发出一阵改过全场的大喝。

  「请安静一点!」

  众人回头看去,一位衣着朴素的少女正眼角含泪地扶着她身边佝偻的中年男人。

  「大家,请让我母亲排前面好吗?」她颤抖着说道,「前几天去看诊的时候,那位医生给我父亲下了诊断书,说,他,他.他就快撑不住了。」

  少女的哭腔让众人停下了动作。

  他们有些人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有些人身体微颤,似乎想做出让步。

  然而,就在此刻,林恩的话语却再度响起。

  「请问,有谁说过,死亡,才是病症会导致的,最严重的结果?」

  「在场众人当中,有不少都是可能致残的疾病,你知道,如果这些不及时给予治疗,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吗——它会让一个家庭失去一位拥有生产力的家庭成员,再添上一个沉重到能压垮整个家庭的负担!」

  「——你所失去的只是你的母亲,但他们失去的,可是整个家庭啊。」

  少年的声音本该温润清朗,可就是这平静的声音,落在其他人耳中,却仿若恶魔低语。

  在场众人纷纷低下头,似是想思考到底哪种选择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无论怎样,他们,都失去了想要让出自己本来所拥有的位置的想法。

  「你,你」

  安东尼医生再也忍不住了。

  他伸出颤抖的手指:「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恩笑了,洁白的牙在灯光的照耀下微微闪耀。

  「我说了,我只是在寻找最正确的解题方案。」

  「什么题,需要用这样的方式!!」

  「当然是关于「世界」的问题。」他轻声说,「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社会环境为什么是这副模样,但我知道,人想要存在于一种环境当中,有三种方式。」

  「一是破坏,将原有的环境进行破坏,再改造为能够让自己生存的模样;」

  「二是适应,让自己的身体成为能接受这个环境的身体;」

  「三是逃离,逃离这个地方,去找一片更适合生存的环境。」

  「一是少部分有能力的人会做的事情,二和三,是大多数人会做出的选择——但我一个都不会选。」

  林恩咧嘴笑着。

  「我选择,让适应,来破坏。」

  「——该逃跑的,从来都不会是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