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我被霍格沃茨开除了?

第七章 芙蓉:罗夫,原来你是个色狼!

我被霍格沃茨开除了? 倾鸦 5432 2022-11-13 20:42

  

  罗夫随口扯了句五月花号,只是想打发加布丽,没想到小姑娘很感兴趣,拉着他的手臂,嚷嚷着要听。

  芙蓉心里笑了笑,觉得罗夫的谎话要被戳破了,但少年神色澹定,侃侃而谈道:

  “五月花号最早是麻瓜的船,在1620年载着一群被迫害的清教徒由普利茅斯出发,抵达北美后,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殖民地。”

  芙蓉翻译了一遍后,加布丽开口问道:“普利茅斯在哪里啊?”

  芙蓉没有帮妹妹翻译这个问题,因为太简单,她都能回答。

  女孩带着一丝小小的“恶作剧”和“考究”心态,询问道:“加布丽问你什么是清教徒?”

  清教徒涉及到麻瓜的历史,芙蓉作为一个魔法史爱好者,在了解这个名词时,还去查阅了一番,最后发现简直一团乱麻。

  她不信罗夫一个纯血巫师会知道这些。

  罗夫深深瞥了眼芙蓉,他明明听见的是“普利茅斯”,怎么到她嘴里,就翻译成清教徒了?

  你是懂翻译的!

  “想要了解清教徒,就得从基督教说起。”少年没有揭穿女孩,他咳了咳嗓子,不缓不慢道:

  “当年,随着罗马帝国分裂成东西罗马帝国,两个教区走上不同道路,西边由拉丁传统逐渐日耳曼化,东边则是希腊化。

  到十一世纪,最终分裂成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

  这次分裂的原因有很多,但说白了,还是争夺话语权,都想当对方爸爸,而不是叫对方爸爸。

  结果就是互殴一番后,双方互相开除教会籍,然后彻底分家!

  沿着走廊,三人路过一块落地式大摆钟,白色的钟盘上镶着记时用的罗马数字,一长一短的时针在白底上显得格外分。

  罗夫停顿片刻,继续轻声道:

  “在十六世纪,罗马天主教内部又兴起一场宗教改革。”

  “这场宗教改革,肇始于德国,由神父马丁·路德发起,并迅速燃遍几乎整个欧洲。”

  天主教宗教改革的导火索也很简单,那就是教会内部的高度腐败。

  在基督教义里,人天生带有原罪,一生都需要赎罪,耶稣被钉在十字架,等于帮大家赎罪。

  所以,只要信耶稣,就可以赎罪得救,在末日审判时被上帝称为“义人”。

  为了赎罪,后来直接衍生出了赎罪卷。

  它最早出现在第一次十字架东征期间,当时的教皇乌尔班二世,为了让十字军加强宗教信仰,他宣布所有参军的人,可以获得减免罪罚,并放赎罪券。

  到了十六世纪,赎罪卷已经被滥用,成为教会敛财的重要手段。

  教皇想修个豪华教堂,没钱怎么办?那卖点赎罪卷吧!

  当然了,教会怎么能说“买卖”这么俗的词呢,得用“自愿捐赠”来描述。

  对于信徒来说,想要赎罪,那就得氪金,你氪得越多越有信仰,主越保护你……颇有种我佛渡不渡穷比的既视感。

  甚至为了带动贫苦大众捐钱,教会还会让当地有钱的富豪先捐赠,事后七三分账就是了。

  只能说,嘴上都是教义,心里都是生意。

  “马丁·路德为了解决这种问题,提出‘因信称义’,即只要内心真诚信仰上帝就能得救。”罗夫声音平稳道:

  “是否遵守教会的规定,是否购买赎罪卷,是否完成昂贵的宗教仪式……通通不重要。”

  教会们虽然不高兴,还绝罚了马丁·路德,但普通信徒高兴了,毕竟他们真没钱……因此新教如雨后春笋,在欧洲壮大起来。

  芙蓉忘记了给妹妹翻译,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罗夫,催促道:“然后呢?”

  罗夫瞥了眼女孩,扬起眉毛道:“然后就是……宗教改革造成天主教的分裂,形成了新教,而新教教派,又分为路德宗、加尔文宗和安立甘宗。”

  “其中安立甘宗,成为英国的国教,清教徒是加尔文宗的一个分支,也在英国传播,但受到了安立甘宗这个国教的迫害。”

  芙蓉长哦了一声,轻轻颔首,默默思索起来。

  加布丽一脸焦急地看着姐姐,扯了扯她的袖子……你咋不翻译啊,在那哦啥?

  叫你来是当翻译官的,不是让你和罗夫聊天的!

  芙蓉急急忙忙翻译了一遍后,又看向少年,奇怪道:“都是新教,安立甘宗为什么会破害清教徒?”

  罗夫那湛蓝清澈的眼睛发着光,他盯着芙蓉,问道:“这是加布丽的问题吗?”

  “……”

  芙蓉一时显得有些尴尬,她用澹笑掩饰住自己的心虚,走了几步,又扭头对罗夫说:“真是加布丽问的。”

  罗夫望了一眼窗外,耸耸肩道:

  “清教徒在英国要求进一步清除英国国教会内,残存的罗马教会仪式。

  如果说英国国教,是罗马天主教的改革派,那么清教徒则是英国国教的改革派,即改革派中的改革派。

  这样的教派,当然会被稍微保守的国教所排斥。”

  自己是改革派的时候,当然讨厌保守派,各种指责他们不进步、顽固,但当自己成为国教后,就开始抵制新的改革派了。

  “原来是这样!”芙蓉情不自禁地赞叹起来,心里默默给少年加了一分印象分。

  沿着黑色油亮的漆木楼梯,三人朝楼下餐厅走去,在楼梯口拐角处,是一尊大理石凋像,牙白色的希腊女神像,有一人多高。

  罗夫打量了一眼女神像,继续道:“其实,清教徒的迫害,和巫师也有很大的关系。”

  “什么关系?”芙蓉忍不住问道。

  见罗夫又看向自己,她脸一红,干脆道:“这是我的问题。”

  “随着宗教改革的出现,迫害巫师……尤其是迫害女巫达到了一个顶峰。”罗夫问道:

  “你在魔法史上学过这部分内容吧?”

  芙蓉面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少年,感觉自己像个学生,这让女孩有些不爽,但她还是点头道:

  “学过。”

  “天主教和新教对女巫都进行迫害,但清教徒的迫害尤为严重。”罗夫轻声道:

  “当时还没有魔法部,叫作魔法议会……议会的巫师联合国王詹姆斯一世,反过来对清教徒进行迫害。最终,清教徒被迫来了北美。”

  “在那艘五月花号,有一个名叫尹索·瑟尔的女巫,她把自己伪装成一个麻瓜男孩偷偷登上了船。”

  罗夫终于说到了正题,他笑道:

  “尹索·瑟尔来到北美后,就定居下来,最终成立了尹法魔尼魔法学院的创始人。”

  “为了纪念这件事,美国魔法国会后来将五月花号买了下来,改造成了一艘魔法船,作为欧洲和北美的航运船。”

  加布丽歪着脑袋,一脸崇拜道:“哇,罗夫,你知道可真多,我姐姐都不知道这些!”

  芙蓉撇撇嘴,在翻译的时候,直接无视了最后一句话。

  不过女孩还是客观地在心里给少年来一个“精通麻瓜史”的评价。

  毕竟,许多纯血巫师连魔法史都不精通,没想到罗夫对麻瓜的历史,却能说的清清楚楚……真让人惊讶。

  芙蓉对历史也很感兴趣,她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相同爱好的同龄人,便好奇问道:“罗夫,你是不是对历史很感兴趣?”

  “还凑合吧,我其实只是略懂。”罗夫谦虚道:“我私下里也就偶尔翻翻历史书。”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芙蓉问道。

  “魔法生物。”

  “啊?”

  “我其实是个兽……咳咳,治疗师。”

  “你和加布丽如果生病了,也可以找我治疗,给你们俩打折。”

  罗夫转过头,上下打量着这对混血媚娃姐妹,轻声笑道:

  “别不信,我在霍格沃茨帮许多学生治过病,是出了名的妙手回春。”

  “……”

  芙蓉望着眉眼清秀干净的金发少年,心情复杂,又默默给少年扣了十分印象分。

  没想到还是个色狼……以治疗的名义占女孩便宜!

  ……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