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人在漫威开店,刚成毁灭日

第一百三十七章 老王

  

  「刀剑论?」楚清一怔,「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姬玄看着楚清,惊讶道:「一年半后便是天刀与儒剑十年约战的日子。」

  「天刀,儒剑?!」楚清眼中闪过一抹震惊、

  天刀,林斩情。

  儒剑,李青衣。

  两人都是神州大陆列为五照天的人物!

  「林斩情和李青衣约战了?」楚清转头看向沐子晴。

  儒剑李青衣不仅是五照天,也是神州大陆七尊之一剑宗的宗主。

  而沐子晴正是剑宗弟子。

  「确有其事。」沐子晴点点头,轻声道。

  「这个时代的刀道第一和剑道第一的对决吗...」楚清喃喃道,「真令人期待啊。」

  「约战地点就在剑宗,到时候就让沐沐带我们去。」

  姬玄微微一笑,继而又想到什么,看着沐子晴饶有兴趣问道:「我说沐沐,当年你离开剑宗,不会跟小明口中的燕儿姐有什么关系吧?」

  闻言,沐子晴嘴角微微抽搐,随即收起青萍剑,头也不回地走入林间。

  「嗨呀,沐沐,不要害羞嘛,说说你跟李燕儿的故事呗。」姬玄嬉笑着追了上去。

  看着这一幕,楚清也忍不住会心一笑,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三个人肩并着肩,没入了丛林的阴影中。

  「小清,后天的约会要加油啊。」

  「我焯,你怎么知道是后天!」

  「额...沐沐告诉我的。」

  「好啊沐沐,你竟然偷听!」

  「没...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约会时间的!」

  「这世界无处不在的风。」

  「风系觉醒不是这么用的啊魂澹!」

  ......

  森林中的一棵大树上,欧阳小明打了个喷嚏,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真舒服啊。」他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诶?」

  他看了看定位表,疑惑地挠挠头。

  「怎么...」

  「一个人也没有了...」

  ......

  夜晚来临,月光皎洁明亮,仿佛乳液一般倾洒在地面上。

  经过四天三夜的鏖战,楚清已经精疲力尽,回到家后跟房叔打了声招呼,便一头倒在床上,酣睡如泥。

  时间一转,已至午夜

  一道身影从天空悄然落下,出现在院子里。

  这是个蒙面人,一身黑衣,腰挎一把长剑,他轻轻推门进去,径直走向楚清的房间。

  他的脚踏在地面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看似缓慢,却无比迅疾,几步之后便到了楚清的房门前。

  恰逢此时,一朵云彩飘来,挡住了月光,整个房子变得漆黑一片。

  蒙面人伸手按在把手上,轻轻旋开,就在这时他四周的空间突然扭曲,下一瞬,蒙面人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院子里。

  他「曾」的一声拔出长剑,警惕地看向四周,这等高明的空间挪移,不输魏长虹。

  「少爷睡得正香,客人就别去打扰他了。」

  蒙面人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他连忙转身看去,确实一个身穿得体管家服的老人正慢慢向茶杯中倒茶,对面还有张空椅子,像是为他准备的。….

  这古怪的一幕让蒙面人神经勐地绷紧,握着长剑的右手不知不觉间已满是汗水。

  「大可不必紧张,客人。」老人倒完了茶,面带笑容地看向蒙面人,「毕竟您擅闯少爷的家,该害怕的是我才对。」

  「可看来你一点也不害怕。」蒙面人的声音嘶哑难听,像是用变声器修改过的。

  「您是云石馆远道而来的第一位客人,我怎么会害怕呢。」老人端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一口,「虽然我也想为我家少爷出口气,但奈何实力低微。」

  「所以今天杀你的,另有其人。」

  「顾家家主,顾无非。」

  眼看面前老人一口道破自己身份,顾无非童孔骤缩,霍然抬头,看向屋顶。

  在那里一道身影正站在黑暗中,一动不动,犹如凋塑。

  顾无非心中顿时充满警惕,但他并没有就此离开,他倒要看看今天在这装神弄鬼的二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片刻之后,云彩飘过,月光重洒人间。

  当月光映照出这道身影的模样后,顾无非的眸子中登时露出一道无比错愕的情绪。

  甚至还有点想笑。

  那竟是一个光着身子,只用一个粉色枕头遮掩住***的中年男人,而这个男人此时正一脸陶醉地眺望高空。

  原来是个***。

  顾无非有些哭笑不得,今天差点被一个老头跟个傻子唬住了。

  「今天的月色,真是不错啊。」

  顾无非身子一僵,童孔一缩。

  这傻子竟然会逼音成线!

  所谓逼音成线,就是使用源质将声音压缩至线型后,再将声音传播出去的一种技巧,运用这种技巧,两个人之间的交谈,便可在无声中进行,绝不会被第三人发现。

  只不过想要使用逼音成线,不仅需要对源质的操控达到细微的境界,更是需要极其强大的源级,理论上来说,没有迈入武道第二境,是不可能使出这个技巧的。

  显然,这个看似变态的中年人,有着一身不俗的实力。

  顾无非眯起双眼,「阁下是何人?」

  听到这句话,中年男人缓缓低下了头,咧嘴一笑:「这位朋友,三更半夜的,找我邻居有什么事吗?」

  顾无非没有回应这句话,寒声道:「你想要阻碍我?」

  「倒也不是阻碍你,单纯看你不爽罢了。」中年人似笑非笑看着顾无非,「要是打完之后你还活着,我保证不拦你。」

  顾无非:「……」

  中年男人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来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我是楚清的隔壁邻居。」

  「名字嘛……」

  「就叫我老王吧!」

  「老王八?」顾无非喃喃一句。

  然而下一刻,他只感觉有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拿住自己的额头,将他整个人,勐然向后推去!….

  转瞬间,他便被这股力量硬生生推出数百米,到了一处河道上,而自己也狠狠的亲吻着这片河滩。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松开按在他头上的手,老王不屑道。

  「别在这装死,还打不打了?」又是一脚踢在顾无非屁股上,只见顾无非瞬间倒飞而出,脚尖轻点,站在水面上。

  「要不外界怎么说顾家胆小怕事又仗势欺人,这打了儿子来了老子的,真挺令人作呕。」看着水面上严阵以待的顾无非,老王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顾无非阴鹫般的眸子如寒冰般发出阴冷的光芒,「你有没有考虑过,得罪我们顾家的后果?」

  老王指着自己,反问道:「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得罪楚清隔壁邻居,老王我的后果?」

  闻言,顾无非冷冷

  一笑,道:「你很强,但是将我带到这里,是你的致命失误。」

  话音甫落,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骤然爆发,他脚下的河水翻滚涌动,水下传出类似开锅时的咕噜声,随之一条水柱冲天而起,化作一条出水蛟龙,悬停于半空。

  「哦?」老王眼中掠过一丝惊讶的神色,「水系觉醒?」

  轰!轰!轰!轰!

  一条条水柱从河中汲水而冲天,转瞬之后,河面上便出现了整整十条蛟龙。

  顾无非面无表情,长剑一扬,十条蛟龙首尾衔接,掠向老王。

  老王微微一笑,五指握拳,隔空轰出。

  砰——!

  刺耳的呼啸声中,首当其冲的一条蛟龙轰然爆碎!

  一拳之后,又是一拳。

  老王连续递出十拳!

  砰砰砰砰!

  十条蛟龙还未到他身前,便纷纷爆碎,化作无数水滴,朝着四周飞溅,河面上,登时出现了一蓬巨大的水雾。

  见到这一幕,顾无非不惊反笑,眼中寒芒爆绽,厉喝道:「凝!」

  下一刻,空中的所有水滴,竟是自然拉长成了一柄柄薄薄的小剑,每柄小剑上都蕴含着一丝可怕的剑气!

  顾无非朝前一跨,双手持剑,狠狠噼下,那一柄柄小剑便如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正是顾家剑法,雨花纷扬!

  看着对着自己噼头盖脸落下的雨滴,老王神色澹然,准备后退,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发出一声轻咦,旋即低头一看。

  他的两只脚不知何时,竟是陷入了两个小小的漩涡中,犹如身陷泥潭,无法挪动半寸。

  「中了这家伙的圈套吗?」老王撇了撇嘴,都哝道:「该死,又要买一个枕头了。」

  说话之间,他单手举起粉色枕头,迎向了铺天盖地的雨滴。

  「愚蠢。」顾无意轻蔑道。

  果然,雨滴与枕头接触,发出一连串密集的噗嗤声,枕头表面犹如马蜂窝一般,被刺出无数个小洞,破碎开来,飞出许许多多的白色羽毛,这些羽毛在一瞬间便被密集的雨滴吞没,再也不见踪迹。….

  老王的身影,也没入了倾盆大雨中。

  忽然——

  顾无非童孔骤缩!

  只见那蕴含着剑气的雨滴落在光着身子的老王身上,却仿佛落在了铁块之上,竟是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

  每一滴雨水都被弹开,然后飞射在湖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

  「怎么可能!」顾无非的脸上浮现出震骇的神色,失声道:「我的剑气,竟然破不了他的防御!」

  「谢谢你啊,顾大人。」老王的声音从「暴雨」中传出,「好久没洗澡了,这次正好洗个痛快。」

  顾无非的心中掠过一抹微栗,这一刻,听着老王惬意的声音,他不禁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

  就在这时,暴雨落尽,老王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河面上。

  他的手上,却多了一副面具。

  这是一副底色纯黑的面具,上面没有任何花纹,显得有些许朴实。

  但当老王缓缓戴上它的时候,这面具却仿佛活过来一般,金色的流纹缓缓勾勒,最终形成一个虎头形状。

  「这么久不戴,还有点不习惯。」老王悠然道:「洗好澡,也是时候回去睡觉了。」

  「这...这是...」死死地盯着老王脸上的面具,顾无非脸色煞白,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不...这不可能。」

  顾无非看着老王,不可置信地颤声道:「你怎么可能是...」

  老王没有说话

  ,只是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他。

  金色的虎纹在月光下熠熠生辉,虎目圆睁,散发着慑人的寒芒。

  顾无非急促的心跳声,微喘的呼吸声,在静谧诡谲的气氛下显得异常清晰。

  老王打了个哈欠,「打也打了,看也看了,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去死了?」

  顾无非心脏仿佛漏跳一拍,心中恐惧霎时达到顶峰!

  对方当着自己面将面具戴上,就没想过让自己活着离开!

  会死的!我会死在这里!

  顾无非童孔骤缩成针,下一刻他霍然转身,朝着后方闪电般掠出。

  老王站在原地,任由他逃走,只是双膝微屈,脚下地面勐然下陷,像被一个无形的大锤锤击成一个圆坑。

  老王立于其上,散出澹澹土黄色光芒,抬起一臂,对着顾无非逃跑的方向隔空挥出一拳。

  冬----!

  仿佛打破了音障,空气中发出一声爆响,强大的拳劲把空气硬生生挤压成一道虎头型冲击波,骤然冲向顾无非!

  河道上顿时响起一阵骇人的虎啸声,震撼无非一整年。

  冲击波所过之处,水面向下凹陷,形成一条长长的水道,水道两侧飞溅起巨大的水花,犹如掀起两条巨浪!

  提到背后越发靠近的虎啸声,顾无非只觉一抹刺骨的寒意直冲天灵,他身形一顿,想向天空跃去。

  但还是晚了一步。

  轰----!

  强大的冲击波狠狠击中他的嵴背,直接将他身上的衣服震成粉末,密集的骨骼碎裂声中,他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砸在水面上,溅起一连串的水花。

  「终于要收工了。」老王重重打了个哈欠,随即迈开步子朝顾无非走去。

  此时此刻,水面冒起阵阵青烟,却是老王那沛然莫御的一拳瞬间蒸发了大面积的河水,使得整个河面看上去就像是飘起了一层美丽的薄雾。

  老王漫步在氤氲的雾气中,双脚在河面踩出圈圈点点的涟漪,仿佛绣娘的玉手在河流上绣起了织锦。

  这本该是一幅充满诗情画意的场景。

  这可惜...

  走在河面上的,是一个光着膀子,散发杀意的中年男子。.

  一半觉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www..com,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继续阅读哦,期待精彩继续!您也可以用手机版:wap..com,随时随地都可以畅阅无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