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大战

  

  贝西利科攻防战,开始了!

  在诺克萨斯第二大城市高耸的城墙脚下,帝国军与勤王军,展开了一场堪称惨烈的战争,

  数以十万计的士兵,拥挤在起伏的地势上,厮杀在布满火炮痕迹的墙头,

  龙蜥在呐喊,用坚硬的背骨撞击着城墙,每一次的撞击,带来的都是地震一般的剧烈摇动;

  火炮在呐喊,将漆黑的炮口对准天穹、卷着刺鼻的气味冲上天空,又重重落下。

  贝西利科是港口与海洋的城市,

  在这里,有着全诺克萨斯仅次于帝都最多的船只,那些征服了海洋的大船,每一艘上都有着十几乃至几十门火炮,

  为了抵抗铁水联军的攻势,德来文命令手下将一批本应送往艾欧尼亚的舰船扣下,拆掉了那些装载在船舷两侧的火炮,将他们拖到了战争最激烈的前线,

  在黑火药不断爆炸燃烧带来的浓烟中,一枚又一枚炮弹回应着龙蜥的吼叫,在它们庞大的躯体上留下一个个带血的印记;

  士兵也在呐喊,

  火药,在符文之地的战场上并未成为主流,

  这其中固然有因其开采艰难、储量稀少等硬性缘故,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符文与魔法,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在轰鸣的火炮击倒了最后一头撞击城墙的龙蜥后,那庞大的身躯便取代了攻城的井阑,成为了连接城头的桥梁,

  无数的联军士兵踩着龙尾与背嵴,冲上了城头,与守卫在那里的帝国士兵展开了厮杀。

  这是刀与剑的战争,也是生与死的战场。

  谁人都知道,这一战的胜利将意味着什么。

  虽然时隔仅仅半月,虽然联军一方已经竭力的掩盖消息,但是铁水城消失的消息,依旧在不知不觉中悄然传播开来,

  初一传开,便引发了轩然大波。

  联军的士兵们,怎么也不愿相信这个消息,尤其是家乡就在铁水的士兵,那里有着他们的记忆和家人,是他们的根,更是死命也要保护的地方,

  就这样消失了?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一些人疯狂了,他们拼命的向前想要冲进联军统帅的大帐,却被卫兵拦阻,想要抵抗,又被无情的斩杀。

  愤怒、绝望、痛苦,无数的情绪在营帐中蔓延,也蔓延到了联军的每一个角落。

  而就是在这种状况之下,联军发动了这场进攻。

  几乎......每一个联军士兵都知道,这可能是联军最后的一场大战了。

  如果攻下贝西利科,有了这座东南方第一大城市为根基,联军还有继续向北的能力;而如果失败,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从天空坠入谷底,跌入泥地,再与满地的泥水、血水混合在一起,化作来年耕作养分的结局。

  不能输!这是一部分士兵的信念。

  赢不了了!这也是一部分士兵脑中盘踞的念头。

  所以,在这场堪称举世瞩目的战争中,如果有人能从上空向下看,视力足够好的时候,就能看出战场的三级分化——

  一部分,自然是同样得到消息后,士气大振、悍不畏死的帝国军,

  另一部分是与他们相互绞杀在一起,杀红了眼的、以铁水出身为主的士兵,

  而最后的那部分,则是或多或少心中打着小算盘的其他城镇的联军。

  这三波人相互挤压在一起,混乱、却又在某种程度上层次分明。

  这一点,亲自战斗在城头一线的德来文自然是看的最清楚的那个。

  他心中清楚,这将是他在贝西利科城的最后一战,也将是最艰险的那场。

  是胜利、还是失败?

  没人能够料想结果,

  但是必须要说的是,帝国已经给予了他作为一个将军最好的舞台。

  谁人不渴望载誉而归?谁人不渴望声名远播?

  即使德来文的成名早在十年前,可这里是贝西利科,是无数将军求之不得的战场,更是他的家乡。

  曾几何时,他与兄长是看着诺克萨斯无敌军队踏进城门,只能忿忿不平的其中一员,

  而如今,却成了统领这只军队、保护它的那个。

  为了这片生养土地的安宁,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包括生命!

  “推下去!把他们推下去!”手握两柄旋转飞斧,德来文的脸上没有了往日于清算竞技场表演时的赖笑,

  粗犷的脸上是带着血的萧杀,他奋力的挥动大斧,将两个穿着重型铠甲,明显是精锐的联军士兵砸下了城墙,对着不远处正在鏖战的手下怒吼,

  那里有一个被龙蜥砸出来的巨大豁口,在宽不过四五米的甬道上,拥挤着帝国军与联军上百名军士,德来文在方才的战斗里,几次眼角的余光都瞥见了那儿战事的凶险,

  可他却无力前去支援。

  因为放眼整个墙上墙下,凶险媲美那里的地方无处不在!

  这就是帝国军面临的困境。

  尽管尤里安的行动极大程度的动摇了联军内部的士气,但四到五倍的数量,依旧是一个难以化解的危局,

  德来文相信他手下的每一个士兵都是最棒、最强壮的,单拉出来面对五倍的敌人完全不在话下,但这里是战场,

  是数十万人绞杀在一起的血肉磨盘,

  他的士兵勇武无双,却也无法同时面对来自多个方向的明暗夹攻,

  更何况,他的士兵在这面城墙上已经战斗了太久太久,

  联军靠着人数的优势可以轮番进攻,可他却只能用着少量的士兵去做出回应。

  难道要放弃城墙吗?

  某一个瞬间,德来文的心中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放掉城墙,将战争引入城中,

  联军有着陆地上的决对优势,却在海洋上无法对不朽堡垒大船厂造出来的军舰舰队构成绝对的威胁,

  虽然为了守护城墙,德来文拆卸了部分火炮,但剩余的大船,依旧可以将火力覆盖满接近三分之一的城区,

  如果他下令收缩防线,靠着海面上的支援,或许未必不能继续抵抗,

  但是那样一来,城中的百姓就势必遭殃。

  “我能这样做么......只是为了胜利?”

  抹掉了脸上布着的汗与血水,仅仅思考了一个呼吸,德来文便给出了决断:

  “卫兵,去召法师兵团参战!”

  战局危急,他必须要动用底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